格鲁吉亚小姐便宜,现在的格鲁吉亚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现在的格鲁吉亚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格鲁吉亚的悲剧源于被沙俄征服,并成为苏联的一个加盟国,始终无法摆脱俄罗斯的阴魂,而他的幸运之处是处在俄罗斯的脆弱的腹部,而不像乌克兰那样位于俄罗斯的前院,混得不至于像乌克兰这么惨。

在“五日战争”中被俄罗斯打败的格鲁吉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简单粗暴地讲,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个是仇俄、反俄、亲西方的小型的前苏联加盟国;另一个则是一个奇葩的国家的,在奇葩上格鲁吉亚是有能力跟土耳其、印度、宇宙韩掰一掰手腕的。

国土面积只有6.97万平方公里的格鲁吉亚拥有1400多年的历史,其发展历程就是一部被征服、分裂、吞并的血泪史。18世纪被沙俄吞并,1917年沙俄被革命队伍推翻,格鲁吉亚宣布独立。好景不长,5年后,格鲁吉亚作为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成员加入苏联。

1936年12月5日,外高加索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寿终正寝,地位上升,成立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为苏联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之一,这才使得他在苏联1991年解体后获得独立的资格,否则不得不与邻居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从苏联那独立,组成外高加索共和国。

格鲁吉亚的历史就是一部分裂的,被征服被吞并的历史,因此,格鲁吉亚人具有强烈的独立意识,苏联解体后再次获得独立后更是如此。但是,苏联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具有几百年的帝国意识,以及世界性大国的地位,天然地把前苏联加盟国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就像美国天然地把整个美洲(包含南美洲)看作自己的势力范围一样,既容不得外部势力染指,更不允许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的国家偏离俄罗斯轨道,更不容许他们疏远俄罗斯投靠西方——俄罗斯将这种行为视为“叛变”。这就是格鲁吉亚、乌克兰,以及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等等的前苏联加盟国与俄罗斯离心离德,最后演化为矛盾不可调和成了仇敌,使美国、德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多了几个小伙伴。

俄罗斯为了控制格鲁吉亚的远俄亲西方的倾向、力度,全力支持俄罗斯族人占主体的长期闹分裂的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等的格鲁吉亚自治共和国,却起到了反作用,加剧,加速了格鲁吉亚脱离俄罗斯的力度与速度,促使格鲁吉亚更加亲近西方,并认为只有投靠西方,受到西方的保护,格鲁吉亚才不会丧失独立性,甚至再次被俄罗斯吞并。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矛盾愈演愈烈,最后在2008年的奥运会期间大爆炸,爆发了俄格五日战争。

格鲁吉亚的国力、军力比乌克兰的差多了,被俄军打败才符合逻辑与事实。但许多东方人不理解格鲁吉亚,以及时任总统萨卡什维利明知不敌俄罗斯,为什么还要开出第一枪。萨卡什维利这个人很奇葩,但不至于智商欠费。当你的国家被强邻用强力手段分裂,被其代理人(分离主义势力)控制,整天嚷嚷着要加入强令俄罗斯,如果你是格鲁吉亚人,你是如果你是格鲁吉亚总统,会怎么想?怎么做?

是心甘情愿地被强权踩在脚下,接受被分裂的现实,不挣扎,少一些痛苦,继续在强权的阴影下苟活,反正尊严也值不了几块钱?还是反抗到底?

如果说格鲁吉亚人,以及萨卡什维利错了,就在于他们始终没有明白一个小道理:弱国无国权(独立性)!在与强权的对抗中,方向正确了,方式却严重错误,后果很严重。

五年后的格鲁吉亚大选,萨卡什维利被愤怒的格鲁吉亚人抛弃,不得不在2013年11月到点卸任,但在祖国呆不下去了,携妻带子离开了格鲁吉亚,第二年被格鲁吉亚司法机关全球通缉。

萨卡什维利投靠了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不仅于2015年5月获得了乌克兰的国籍,5月31日,他被波罗申科任命为乌克兰敖德萨州州长,成了乌克兰的封疆大吏。但是,他对乌克兰政府发放的微薄的薪水极为不满:他当州长的月薪只有267美元(约合1658元人民币),但还是比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的代表(议员)的月薪多了一点。他在2015年6月24日,他在自己的脸书账号发了一条消息,称自己被美国的一家机构“新国际领导力学院”聘请,年薪高达19.8万美元年。但在金钱与权力的抉择中,他选择了后者:2015年5月13日,他被波罗申科任命为乌克兰国家改革委员会主任,5月30日改任敖德萨州州长。

萨卡什维利不仅对自己微薄的工资不满,也对自己的权力不满,经常与波罗申科政见不合发生冲突——他觉得波罗申科无能,不配再当乌克兰总统,应该由他担任,他可是当了十年的格鲁吉亚总统。2016年11月,他辞去敖德萨州州长职务,立即组建了“新力量运动党”,旨在把他的波罗申科赶下台,彻底惹怒了波罗申科,2017年7月26日,波罗申科签署命令,取消了萨卡什维利的乌克兰国家,并把他驱逐到其妻子的祖国荷兰。

不甘心的萨卡什维利于2017年10月-12月,发动他的乌克兰粉丝,多次开展声势浩大的要求波罗申科下台的游行示威活动。最后,他失败了,又被乌克兰驱逐,并禁止他进入乌克兰,他又不敢去格鲁吉亚。现在蜗居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在当地的蒂尔堡大学当讲师,月收入从6千到2万欧元不等,他不得不骑自行车上班,不敢买西装只穿牛仔裤休闲服,还天天在家吃饭,并且是自己下厨,每天吃炒鸡蛋、土豆和烤肉,他还学会了怎么煮红菜汤。即使这般节省了,钱还是不够花,经常得靠他的老母亲接济(他母亲是历史学博士,工资比他高出许多)。

这些还不是萨卡什维利最奇葩的事情,比这更奇葩的是他担任格鲁吉亚总统时,于2004年任命一个法国女性祖拉比什维利担任格鲁吉亚外交部长。在法国出生、长大的祖拉比什维利是一对格鲁吉亚难民的女儿,是法国的一名外交官,担任过法国驻格鲁吉亚大使。

(格鲁吉亚新总统 祖拉比什维利)

2004年1月4日当选为格鲁吉亚总统的萨卡什维利几个月后与法国时任总统希拉克商量,要人——他要的人便是法国外交官祖拉比什维利。这等好事希拉克怎么可能不支持呢?于是,祖拉比什维利火速获得了格鲁吉亚的国籍(就成了拥有法国、格鲁吉亚双重国籍的人),随后,他任命祖拉比什维利担任格鲁吉亚外交部长。

祖拉比什维利因为公开批评萨卡什维利,于2005年10月被对方革职,从此两人翻脸成为政敌,她也由此成为萨卡什维利最激烈的批评者。13年后,祖拉比什维利以近20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萨卡什维利的政治盟友瓦沙泽,于2018年11月29日当选为格鲁吉亚的新总统。这让萨卡什维利极为不满,随即发表声明,称选举并不民主,他拒绝承认这个结果。同时,远在荷兰的他还呼吁格鲁吉亚人对此次的总统选举结果发起大规模的抗议活动,把祖拉比什维利赶下台,就像他在2017年底在乌克兰发动大规模抗议活动要把波罗申科赶下台一样。

萨卡什维利的故事还没结束,他与前祖国格鲁吉亚的“缘分”还未斩断,他与格鲁吉亚的新总统祖拉比什维利斗争将会更激烈,就像格鲁吉亚与俄罗斯的斗争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