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什么意思?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一诗如何理解?谢谢?

宋代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注释]长江头:指上游四川一带。[已]止。[译文]我住长江源头,君住长江末尾。天天思念你呵不见你,却共饮着一条长江水。这条江水何时止,这份离恨何时息?只愿你心像我心,我定不会负你的相思意。李之仪的这首小令仅四十五字,却言短情长。全词围绕着长江水,表达男女相爱的思念和分离的怨愁,上片写相离之远与相思之切。开头写两人各在一方相隔千里,喻相逢之难,见相思之深。日日,犹如流水滔滔水绝,表现了思恋之久。末句写“共饮”,以水贯通两地,沟通两心;融情于水,以水喻情,情意同样绵长不绝。虚的心灵与实的事物合二为一。朴实中见深刻。下片写女主人公对爱情的执着追求与热切的期望。全词处处是情,层层递进而又回环往复,短短数句却感情起伏。语言明白如话,感情热烈而直露,明显地吸收了民歌的优良传统。但质朴清新中又曲折委婉,含蓄而深沉。显示出高超的艺术技巧。全词如一首情意绵绵的恋歌以长江之水起兴,抒恋情,构思新颖,比喻巧妙,明白如话,深得民歌神韵,在民间流传甚广。李之仪北宋词人。字端叔,自号姑溪老农。沧州无棣(今属山东)人。哲宗元佑初为枢密院编修官,通判原州。元佑末从苏轼于定州幕府,朝夕倡酬。元符中监内香药库,御史石豫参劾他曾为苏轼幕僚,不可以任京官,被停职。徽宗崇宁初提举河东常平。后因得罪权贵蔡京,除名编管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后遇赦复官,晚年就卜居其地。李之仪擅长作词,前人称其“多次韵,小令更长于淡语、景语、情语”(毛晋《姑溪词跋》)。他很注意词的特点,曾说“长短句于遣词中最为难工,自有一种风格。稍不如格,便觉龃龉。”他批评柳永“韵终不胜”、张先“才不足而情有余”,而主张象晏殊、欧阳修那样“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跋吴思道小词》)。他的佳作也确能达到这一要求,如〔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立意造语学民歌与古乐府,即景生情,即事喻理;下片借水言情,极为深婉含蓄。他曾与秦观、黄庭坚、贺铸等人歌词赠答,前人多将他与这几人并提。但实际上他的创作成就比起秦观等人有所不及。清人冯煦评论说“姑溪词长调近柳(永),短调近秦(观),而均有未至”(《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是较为中肯的。李之仪在当时还以尺牍擅名,亦能诗,这两方面的成就都受到苏轼称赞。有《姑溪居士前集》50卷,南宋吴芾守当涂时所编。又《后集》20卷,不知编者,但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已著录,则亦出宋人之手。今二集俱存。有《四库全书》本、《丛书集成》本。其词另行,《直斋书录解题》录《姑溪词》1卷,有吴氏石莲庵《山左人词》本、毛晋《宋六十名家词》本。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什么意思?

有志者事竟成,红牛畅饮,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脉动回来,三千越甲可吞吴。

人逢七喜精神爽,月到中秋美年达。

吕布乐虎战三英,关羽东鹏斩华雄。

绿茶杨花满御沟,红妆缦绾上青楼。

薄雾浓云愁永昼,啤酒可乐炸鸡肉。

芬达入喉豪情壮,一曲危弦断客肠。

芙蓉如面柳如眉,你是我的优乐美。

水蜜粉桃轻吹漫,泪湿罗衣脂粉满。

浮生长恨欢娱少,春庭欲开健力宝。

雀巢晚照诉东流,恨到归时方始休。

欲把相思说似谁,半盏咖啡一夜秋。

燎沉香,消溽暑,西瓜芒果,冰镇味最好。

陈王饮宴和其正,静心安神养元气。

燕然未勒归无计,上火就喝王老吉。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农夫山泉水。

认真回答,超越时代的东西带给人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价值无法估量。

去年的《异世界食堂》和四月新番《居酒屋阿信》大概就是这个剧情,异界那群可怜人无论怀着多么傲娇的心情走进来,一杯啤酒就能让他们跪地唱征服。

————————————————————

小广告时间:欢迎关注个人公众号飞隅视界(feiyu649),每天与大家分享精彩的影视动漫。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什么意思?

意思:我居住在长江上游,你居住在长江下游。 天天想念你却见不到你,共同喝着长江的水。出自宋代诗人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扩展资料

李之仪(1048年-1117年),字端叔,自号姑溪居士、姑溪老农,沧州无棣(庆云县)人,北宋词人,北宋中后期“苏门”文人集团的重要成员,官至原州(今属甘肃)通判。

他初提举河东常平,后因得罪权贵蔡京,除名编管太平州(今安徽当涂)。他与苏轼的文缘友情却流传千古,著有《姑溪词》等。他卒年69岁,葬于葬当涂藏云山致雨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