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哪吒之魔童降世》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初选名单,你怎么看?

《哪吒之魔童降世》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初选名单,你怎么看?

最近,奥斯卡奖公布2020年“最佳动画长片”初选名单,在入围的32部影片中,中国独立制作的大型国漫《哪吒之魔童降世》成功入围,确认将赴美国参与最后的角逐。与《哪吒》一同入围的还有两部中外合资的动画电影《白蛇·缘起》与《雪人奇缘》。这三部影片中,《哪吒之魔童降世》无疑为备受关注的最大黑马,这部电影不仅是选送奥斯卡的第一部完全国产动画电影,而且还是投资最少,院线上映时间最短,同时票房收入最高的国产动画电影,选送奥斯卡的过程,从院线上映到决胜初选只用了不到九十天。票房方面,《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内地收获49.7亿元仅次于《战狼2》,高居国产电影票房第二名,还在北美地区斩获400万美元票房,这在国漫当中是迄今为止绝无仅有的情况。

创世纪国漫的辉煌,离不开两重因素,一是破釜沉舟的主创团队,二是万千先锋国漫导演铺就的探索之路。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撒遍了牺牲的血雨。”纵然相隔近百年,用冰心的诗歌来形容这部电影的创作团队,私以为是毫不为过的。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至少在影视界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高校,《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导演饺子,就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动画专业学生,带着仅存的一腔热血,从这个医药学校突出重围,励志开创自己的国漫帝国。导演非科班出生,导致影片制作阶段的一切显得步履维艰,原版画了一百多个角色,需要的配套动作指导和制作设计,配音演员等在这个框架下达到了庞大的1600人,尴尬的是,制片组筹集到的经费无法支撑如此多的薪酬,饺子导演就自己上手,全程参与了包括太乙真人,申公豹等一系列角色的动作指导,还给片头的“混元小精灵”担任了配音工作。

不仅全程参与设计与制作,主创团队对于动画人物的每一个细节都严肃到了甚至吹毛求疵的地步,关于申公豹脸上的一段两三秒钟的长毛特效,饺子莫名尤其重视,专属的特效师做了两个月,改了无数次,依然达不到饺子导演的标准,高压的工作环境和不具有竞争力的薪酬使得特效师一气之下拎包走人,无奈的饺子只能寻求外包公司的帮助,结果与对方应承的“经验丰富的特效师”一见面,破天荒地发现就是之前辞职的主儿,天意如此,特效师在饺子的劝说下重回岗位,最终那位“逃不开命运”的特效师成功的研磨出了哪吒生日宴上,申公豹显形的经典换脸镜头,成为了国产特效史上的一个行业标杆。纵观整部《哪吒之魔童降世》,除了配音模块有两尊大佛:曾经担任过央视《山海界》配音的吕艳婷和在《宫锁心玉》,《海绵宝宝》等片子里广聚名气的陈浩,其他方面导演组到后期到设计剪辑,全部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梦想的花苞在越小的地方开得越艰难,这是普世规律,但是一旦用卓绝的毅力挺过困难期,来自下位面的梦想能展现出盛世独放的力量。《哪吒》的成功是一群追梦青年的成功,也为中国一度低迷的独立电影人创作注入了强心剂。

当然,影视成果在世界舞台上的盛放不是一蹴而就的,中国的国漫领域从2015年《大圣归来》奏响进行曲开始,一刻也没有停止对“中华特色”“民族元素”的探讨。《大圣归来》的3000万到《白蛇·缘起》的8000万,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不断在加大投入,有过对《大护法》台词和鸡汤模式的质疑,有过对《大鱼海棠》国产元素和剧情关系的批判,好坏不一的评价一直推进着这个行业的反思和进步,哪吒丰满适中的剧情线,结界兽和川普的文化元素,格局宏大的叙事线,不知不觉中,它规避了绝大部分前人探索出的不足之处,并把优秀的影视文化元素和观众的兴趣取向做了更合理的融合,才能站到目前而言的国漫最高点去远涉重洋。

《哪吒之魔童降世》参评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更多的并不是一部影片和一群人的脱颖而出,而是东方文化模式在西方动画宇宙中的铿锵发声并且逐渐获得普遍认可的信号。来日不远,国漫流长,我们共祝魔童远征北美,能与小金人结伴而归。